第五十六章 秘闻(1 / 2)

周末,异端审判局,第四科办公室。

文员艾米莉和诺拉正坐在桌子前整理文件,忽然有人推门而入。

“呦,稀客啊。”艾米莉抬起头,只见是霍德,促狭地笑道,“大艺术家怎么有时间回总部了?”

诺拉也认识霍德,但对方是她最害怕的单身男性,于是她缩了缩脑袋,没有出声。

霍德耸耸肩,轻松地说道:“想念各位小姐了,所以特意翘班回来看看你们。”

“这话你还是留给红磨坊的妓女说吧。”艾米莉笑道,她跟霍德是老相识了,于是站起身来泡了杯茶,“那边的事忙得怎么样了?”

“非常好。”霍德坐在沙发上,双手枕在脑后,像回家一样放松,“一个月的时间,我们端掉了九个秘密联络点,掌握了大量机密情报,几乎每天晚上都能抓住异端分子。”

“竟然这么顺利?”艾米莉坐在霍德对面,自己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“我记得之前不是阻力很大吗?”

“确实。”霍德不否认,“但是从一件事之后,转折就出现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艾米莉好奇问道。

霍德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今天是几号?”

“十月三号。”

“嗯,一个月了,应该过保密期了。”霍德沉吟道,脸上忽然露出神秘的表情:“转机发生在上个月……”

诺拉见霍德一副讲故事的样子,也好奇地坐到了艾米莉身边。

“上个月,我和马加列夫牧师在巡逻,路过一栋房子的时候,我感受到里面有邪恶气息,登门拜访之后才知道,原来这家人的女儿前天晚上离家出走,回来后就中了邪。”

“不过我们到的时候,她已经恢复正常了,男主人说是两个年轻的教士为他们驱了魔,我去现场看了一眼,判断所谓的‘中邪’其实是妖灵附身。”

“之后我和卢克觉得,他家女儿离家出走那夜住的地方很可疑,那附近有一栋没人的房子,里面既然能催生出妖灵,肯定死过人。于是当天晚上,我、沃尔顿,带着蒂娜和高里,四个人打算前去搜查。”

霍德此时语气忽然低沉了下来,“你猜猜,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什么?”

“什……什么”诺拉咽了口唾沫,小声问道。

“说之前我先问一下,你们吃过饭了吗?”霍德忽然问道。

“还没。”艾米莉回道,“本来打算过一会儿去吃的。”

“那就好,这个故事不适合在吃饭之后听。”霍德点点头,继续说道,“里面全都是尸骨!”

“尸体?”艾米莉有些疑惑。

这有什么值得一惊一乍的?

虽然她只是文职人员,但作为异端审判局的一员,心里承受能力也是不错的。

“不是‘尸体’,是‘尸骨’。”霍德纠正道,“因为里面没有一块完整的人体组织……”

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艾米莉一听这话,不禁打了个哆嗦,诺拉更是直往她怀里钻。

“你想象一下,有这么一间屋子。”霍德生动地描述道,“它的骨架是由人骨搭建的,墙面是用撕烂的血肉粘合的,地毯是用人的毛发编织的,墙上的花纹是由头骨搭配的,走进去你能闻到浓烈的血肉味道,每走一步脚下都会渗出油脂和体液,门把手上镶嵌着孩子的手骨,椅子是风干的尸块,床和被子……”

“别、别说了。”艾米莉大声喝止霍德,她只感觉自己的胃在翻滚,只能强忍着不去想象那种情景。

而诺拉已经在干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