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(1 / 2)

天作之合 姜之鱼 8455 字 8天前

倪思喃是真没料到这样的回答。

男人在说后面“撑腰”两个字的时候,声音有点儿不轻不重,倒是好听的紧。

倪思喃回过神来,他要怎么给自己撑腰?

傅成川是他的侄子,两个人有着血缘关系,再怎么闹开,都不太可能直接落面子。

但正常长辈教训一下应该是可以的。

“算了吧。”倪思喃以退为进。

要是傅遇北真的能让傅成川吃瘪消停一段时间,她就给他送一面锦旗去。

这招百吃不厌。

倪思喃对着自家爷爷做过无数次,每次倪老爷子都颇给面子,让倪宁那边有苦说不出。

“算了?”傅遇北尾音稍抬。

倪思喃耳朵动了动。

傅成川这叔叔的声音是真的好听,就她见过那么多明星男模,甚至还有声优,都比不上。

可惜了,是长辈。

不然还能祸害一下。

倪思喃虽然说在南城出了名的为所欲为,但在这方面还是非常谨慎的,平时连看上眼的都没有。

她身边的男生不多,玩得好的也就蒋谷一个,严格说,傅成川还是第一个和她挂上钩的。

只是傅成川不怎么样。

倪思喃“嗯”了声,看上去真心实意又善解人意,却在几秒后委屈地别开脸。

一系列动作流畅自然。

她才二十出头的年纪,满脸胶原蛋白,鼻梁秀挺,整个人在光下笼着层纱似的。

不知道从哪吹来一阵风,倪思喃今天头发没有扎起来,有两根撩到了鼻子上,微微发痒。

旁边有傅遇北在,她不好动手。

倪思喃小幅度地耸了耸鼻尖。

傅遇北盯着,忽地起了逗她的心思,“既然你这么说。”

闻言,倪思喃抬眸瞧他。

傅遇北眉目清冽,声线有些沉,是成熟男人的味道,不紧不慢开口:“那就算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思喃反应过来,只觉得他摆明了故意的。

刚刚还说的道貌岸然的样子,搞的她真以为傅成川要倒霉了,现在随口就没了。

果然是一家人。

倪思喃呼出一口气,没了再做戏的心情,“傅叔叔,我还有事呢,就不打扰您了。”

她扭头就走。

倪思喃走出几步,又觉得不快乐,回头加重语气提醒:“希望傅叔叔下次能满意我的计划书。”

屁嘞。

她压根就不打算再继续写。

认认真真写了好几天,居然会被说筹码不够,投资还要什么其他筹码,她的计划书描述得不够吸引人吗?

倪思喃碰钉子后就不会再碰第二次。

不投资就不投资,她倪家大小姐不差钱。

她这话里话外都是故意说的,傅遇北琢磨出了点内涵他的意思,眉梢轻抬。

脾气是真的不小,心眼也不大。

也是,心眼要是大的话,就不会引着他去教训傅成川那小子了,她倒是擅长。

等那道窈窕身影消失在尽头转角处,傅遇北才收回视线,落在窗外的湖面上。

没多久,有人小跑过来:“傅总!”

来人抹着额头的汗,一颗心上蹿下跳,“对不住,今天路上堵车了,让您久等,您看我这——”

“不久。”

傅遇北淡声说:“进去吧。”

他率先转身,反而让对方愣神,今天傅总这里居然态度这么温和,像被调包了一样。

可真稀奇。

这中年男人偷摸后退到刚才傅遇北站的位置,往底下看了眼,好像除了湖就是湖,没别的。

可能是在看湖里的天鹅吧。

-

倪思喃一路上和周未未吐槽了半天。

“……亏我还以为是真的要给我撑腰,我还想看看傅成川是怎么被教训的,结果是假的。”

“你说他是不是就嘴上说说,看不出来我是在说反话吗,太过分了吧,欺骗别人感情和时间?”

她说起来语速很快,丝毫不停。

和在傅遇北面前的乖巧截然相反,宛如两人。

“哈哈哈。”周未未听得大笑:“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挡住我们倪咩咩的招,好厉害!”

大家都知道倪思喃在长辈和其他人面前是表里不一的,但她生得美,作起妖来也是明媚生姿。

所以想着不听,但最后还是如她的意。

倪思喃横行南城无人可阻,没想到现在居然多了一个不吃她这套的人。

周未未对傅遇北敬佩起来。

她只在倪宁的成人礼上见过这个男人,单单站在那里就气质不凡,周围平时一个个得意的某某总全都想挤进他周围。

父母告诉她,不要得罪傅遇北。

“我听我爸妈说,傅遇北可不是一般人。”她倒豆子一般,絮叨起来:“五年前在京际集团手段就足够狠厉,估计傅成川的的行为都是无用功。”

“那不挺好。”

倪思喃吐槽完心情舒爽许多。

她乐得看傅成川倒霉。

周未未说:“你可别忘了,要是退婚不成功,你就要嫁给傅成川,到时候不知道你的这位傅叔叔会不会磋磨你。”

退货不成功……

倪思喃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分钟,哼了一声,搁别人可能不成功,搁她是绝对可以。